Dandrain

金风玉露已相逢

我完了,我从一个对现实向避之不及的girl变成了一个只吃得下现实向的疯子(✘_✘)

做梦梦到一个特别好的少年,在梦里他是我整个青春期的同桌,有一套完整的设定,醒来后却把一切都忘了,只记得他姓颜,名字是三个字,最后一个字是土。
感觉自己像个失忆的人一样。

这个嘴,简直和十元有得一拼了
老阿姨看了真的有种犯罪的欲望💀觉得自己有点恶心

我发现我上大学之后停止了自我思考,一直活在对自以为高级的人的跟风中,而三年前的我一直都在思考中快速成长。
突然有点想哭。好想让时间倒流回到三年前。

真的是,不管哪里的饭圈都是一模一样的

什么鬼拟态亲密关系的建立,虽然有点别扭,但是同样的东西,日本十几年前就有了,中国到现在才懂。

睡回笼觉的时候做了个好长好长好清晰的梦,醒来之后身心俱疲。如果今天有时间的话,就把这个梦记下来。

要我说,严歌苓的小说简直就是高级言情小说。

他们心里没有“美丽”“动人”“漂亮”这类扁平的词汇,它们因为被太长久太多次地夹在书里,摆在纸上而扁平。

坐在万红前面的吴医生回过头,对她微微一笑。她吃不透他微笑的意思。但她大致明白吴医生对秦教导员的政治诗意不以为然。
万红也以微笑作答。那只是个纯粹的微笑缺乏含意,毫无潜语。一个截止往来的微笑。
万红和吴医生从认识到现在,他和她之间只有一答一对的微笑。吴医生的每一个微笑对万红都是一步接近,而万红的微笑一直停在原地。

万红从最后面走到讲台并不容易。她不从板凳腿和人腿之间挤或跨;她绕个大圈,走到讲台后面。这就让吴医生堂而皇之地把她的名字叫了一遍又一遍。这...

我好像真的把自己活成了一座孤岛,尽管这好像是我自己选择的,选择这条通往孤岛的路。
虽然知道这是因为无法忍受另一条路的结果,但是,世界上真的只有这两条路了吗?
倒不如说,我最大的悲哀是,把自己的生活活成了只有两条路的样子。

碎玉投珠

最近超喜欢这篇文,然后发现这篇文的作者竟然就是之前很看不下去的原路看斜阳的作者………???
感觉差好多啊。

下一页
©Dandr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