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癖灌木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我想至少由我来代替她完成心愿,我感觉做了班长的话,也许就能超越她了。很狡猾是吧,我的这种想法。
——我觉得你最狡猾的就是把这件事特意告诉别人。

感觉这样就像是在乞求别人的原谅。

对道德水平有近乎执念的追求与洁癖么?精神洁癖的人原来不止我一个。只是我没有帝人那么好的表达能力,即使心中所想是那样,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看到同样类似的人说出类似的话的时候,有种突然通气的畅快感。

对,没错,就是这样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洁癖灌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