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癖灌木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SK」失焦

变了又没变那一段说到本质上了,是我心目中的大宫

土方:

现实向,OOC,都是我胡说八道

情人节快乐!

======================

(1)

入社二十三年,出道十八年,现在已经三十七岁的大野智还是没能习惯镜头。


明明是吃偶像这碗饭的人,却无意活在众人的目光中。


很多故事还没有落笔,就注定了结局。只是,偏要经历一些过场,发生几段情节,才让戏尾的那句「我们没有在一起」,显得那么残念。


如果大野智在若干年前的某一天和其他Jr一样,挤在狭小的屋子里面练舞,而不是懒散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抠鼻子,那是不是就不会碰上二宫和也恰好停驻的目光。


如果大野智去京都之前,像对待其他后辈一样,拒绝跟二宫和也交换联系号码,那是不是就不会在累到崩溃的深夜拨通那个东京少年的电话,那二宫和也是不是就不会拿着球拍,跟着社长,从关东到关西,去和大野智打一场羽毛球。


如果大野智早一点下定决心离开杰尼斯,去当牛郎也好,去罗森当收银员也罢,尽可能地远离二宫和也的人生轨道,那是不是就不会和二宫和也一起在夏威夷出道,那是不是接下来的漫长岁月中,二宫和也浅茶色的瞳孔里能少很多悲伤。


敏感如二宫和也,迟钝如大野智,都知道这些如果,从来就只是如果。


入社二十一年,出道十八年,现在已经三十四岁的二宫和也早就已经习惯了镜头,也习惯了随时随地提醒身边那个一头雾水的人看镜头。


二宫和也说过,「其实暗恋只是一种自我满足而已」,所以,无论是二十几年前、还是如今的二宫和也,自始至终都注视着大野智的二宫和也,应该是幸福的吧。






(2)

又是一年情人节,又是一年没办法一起过的情人节,二宫伏在方向盘上,把车里的广播频道调到横滨FM,一直等到七点,也没等来那句饱满充沛的“早上好”,后来总算想起来,那个人的广播早就已经停了,还有过听众写信来自己栏目问感想。


「能有什么感想,我的遗憾不比你们少」,二宫腹诽着,虽然也不是每天都蹲守直播,但如果适逢6:50到6:55这个分段没有其他事情要做,还是会主动地打开收音机,听听那个人用他黏黏糊糊的嗓音又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有没有提到自己。


手机蓦地震动了一下,心脏猛地漏了一拍,却是游戏发售商发来的打折短信,苦笑了一下,二宫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


成双成对的恋人手挽着手穿梭在道路两旁,百货大楼外墙上铺满的桃红爱心真是刺眼,二宫停滞在这腻人的街景中,十字路口的红灯漫长得让他忿忿地锤了两下车窗。


倏地,手上的怨气散了,僵在半空中,二宫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广告牌上,贴着「忍者之国」的海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愧是岚的队长,跟暴风雨一样,躲都躲不过。


想起前几日刚看的「忍者之国」拍摄花絮,六个多小时,愣是一口气看完了,顺带也扫荡光了冰箱里的酒水。


是去探过班,也知道那阵子大野智练武打动作练得浑身都痛,但当二宫真正看到大野智训练影像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地心疼了。


关于努力什么的,那个人从来都不说,像是绑着沙袋跳舞跳到脱水,像是下了舞台剧还去找划艇部的教练爷爷私训,为了能对得起在演唱会上举他扇子的粉丝,那个人总是努力着,但也沉默着。


不喜欢被人当成焦点讨论,所以善于遮掩和躲藏。


二宫明白大野智的腼腆,也明白一向羞于诉苦的大野智,那时在京都究竟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愿意给自己打电话说不想干了。


每天五场高强度的公演,腐烂的橘子,吊在威亚上迷茫的眼泪,很多年以后,当大野智提及当年的那段时光,艰苦也好,辛劳也罢,风轻云淡得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而身旁坐着的二宫和也却还是会为了大野智二十多年前的落寞和彷徨而暗自神伤。


这世上哪有什么一见如故,无话不谈。


还不是仗着我喜欢你。






(3)

「情人节快乐」,在乐屋候机的时候,二宫还是没忍住发了这条。


录完节目回来看,果然没有回复,反倒有点如释重负。


他跟大野智的关系太奇怪了,奇怪到他们做过所有恋人应该做的事情,却从来不肯承认对方是自己的恋人。


徒有恋人之实。


可能两个人都懦弱,他们不否认爱彼此,但也没有勇气在一起。


暗恋就算是双箭头,在现实面前,也不一定能结果。二宫曾经在节目上开玩笑说,“大野智这辈子可能都结不了婚”,也评论自己,“二宫家的香火要在这里断了”,不是拉人垫背,只是盲目自信,他们两个的未来缺少了其中任何一个都配不上幸福。


如果注定等不到姓名重叠的那天,那是不是并列成「大宫SK」也算修得圆满。


夏目漱石说日本人要含蓄,“我爱你”要说成“月色真美”,那“我爱你”用日本人二宫和也的话来说,是不是就是那句“当我看到字母O,就会想起OMSK”


当然也有忘了含蓄的时候,早年拍「山田太郎物语」,不知道怎么就一时心直口快跟共演的女优说了句,“我最喜欢leader了”,后来居然还在秘密岚上用特效字幕打出了这段话,惊得大野智只会目瞪口呆地望着二宫和也。


原本以为不说破是默契,是礼貌,但其实是寂寥。


心里偷偷藏了一个美好的人,无人可说,无人能说,午夜梦回才敢从心里拿出来,一番叨扰。


回复短信还是来了,简短精炼,「你快乐就好」


二宫把手机抵在额头,吃着电视台提供的牛奶巧克力,含糖量45%,却苦得难以下咽。






(4)

“这个人啊,要是有三个月假期,肯定就不回来了”,松山健一有次交给岚吧,那个时候聊到了长假,二宫指着当时正专心致志埋头吃豆腐的大野智如是说。


大野智身上有一种洒脱,而那是二宫和也最怕的东西。


总觉得会在以后的某个分秒,大野智就消失匿迹得干净,也许是真的逃到无人岛,也许是去北海道追寻他一直想开面包店的梦想。


不知道现在他计划去无人岛的话,还会不会想带着自己,不过他既然说要送自己一辈子旗鱼的角,那应该是把自己划进了他的未来里吧。


二宫和也喜欢拿着DV拍摄,喜欢拍大野智的侧脸,后颈还有鬓角,凑很近地拍,近到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一个毛孔。


如果有一天,大野智真的消失在大众视线里,二宫和也希望,至少他能活在自己的视线里。


西餐厅外面排着长龙,糖果店被抢购一空,回家的路更是堵得水泄不通,二宫和也困在车里,烦躁得转着收音机的旋钮,没有一个频道合胃口,放的全是甜蜜的情歌。


窗外有个男孩捧着一大束玫瑰,在一个女孩面前单膝下跪,哆嗦着手腕,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丝绒盒子,郑重地打开。隔着一条马路,二宫和也看到盒子里有东西在闪,也看到那个女孩眼睛里有东西在闪,竟也分不清到底哪个更明亮。


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和大野智做过的浪漫的事情,件件数来,都觉得在那对情侣前逊色了下来。


他们买一样的盗版滚石吊坠戴,他们交换各自代表色的衣服穿,他们在数码con的后台接吻,亲到两个人嘴唇都破了还意犹未尽。


这是一场隐秘的游戏,有实无名,无论多紧张刺激,都会败给有正当称谓的情侣。






(5)

「我不快乐」,二宫在输入框里面打下这行字,又逐字删除,瘫在驾驶座上,觉得自己矫情。


停车位离安全通道很近,门大开着,还能看见电梯间里的垃圾桶。


不想上楼,不想回家。


从包里头拿出一副扑克牌,洗了起来。最近行程太满,忙得没空练新的魔术,也就不停地变着旧的把戏,所有人都厌烦了,也就那个人每次都看得那么投入,还不吝赞美。


想来也是,红白赢了那会儿,大野智虽是言之凿凿地要抢旗,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顶多就是做做样子,点到即止。全国放送的节目,要是真的嬉笑打闹乱成一锅,未免太不成体统。


回看节目的时候,还是被那个不停地给自己鼓掌的大野智感动到了,娱乐圈的水太浑,真心为自己高兴的朋友并不多,更多的是趋炎附势,逢场作戏,很多人表面说着恭喜,背地里不知道说着什么难听的话讽刺着自己。


有一个拼命给自己捧场应援的人,看自己变了那么多次魔术,陪自己数了那么多圈年轮,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应该懂得知足。


他们一起成长,再一起老去,这些年来,却都说对方没有变。


但二宫和也觉得自己还是变了,他其实并不喜欢说话,但也学着逼自己侃侃而谈,他把他对这个世界的很多看法,包装成天马行空的胡诌,这有一个好处,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反正说再多也无用,就当是自己又跑了次火车,笑笑便过。


大野智也变了,老鹰收起了利爪,心存反骨,但敛住了锋芒,而和二宫不一样,大野智把他想对这个世界说的话都吞进了肚子,扮演了一个不善言辞的配角。


白驹过隙,大野智和二宫和也都学会了拐弯抹角,但好在,很多本质的东西都没有变,而这一点,他们彼此知晓。


「我帮你巧舌如簧,你替我沉默寡言,就像我们同时拥有了彼此的第二人生一样」


切牌的时候分了心,扑克牌散落了一地,掉得到处都是,二宫和也懒得拾掇,径直下了车,把车门用力甩上,车门和车框的碰撞声里,尽是自己暴躁的情绪。






(6)

偌大的房间,只有自己一个人,纵使暖气开得再足,也还是感觉寒冷。


思考了几秒要不要做饭,但终究还是没什么胃口,在乐屋吃的那半块巧克力还在胃里翻涌。


打开电脑,发现一块打游戏的网友还没有上线,闲得无聊,又去YouTube看人打了几盘实况。看得入了迷,回过神来,屋外的天空已经黑透了。


看视频看得嗓子有点干,出了卧室,准备去厨房倒杯水喝,途经客厅的时候,二宫一下子愣住了,他看见大野智正窝在自家的沙发上发呆,茶几上还放着正在充电的手机。


“来干嘛?”


“来过节”


“情人节?”


“大宫SK成立十五年又七十四天的纪念日”


二宫光着脚站在大野智面前,居然找不到话来反驳,便只好咧着嘴角,笑弯了眼,欢天喜地地往沙发上蹦,搂住大野智的腰就往对方怀里钻。






(7)

如果有一天,聚光灯不再打在我们头顶,镜头也不再对准我们身体。我们沦为影影绰绰的散景,然后在失了焦的画面里牵手拥抱接吻,大声地告诉这个世界我们的想法,而不是以缄默,以诳语。


我们想要在一起。


希望那个时候会有人觉得我们甜蜜。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58)
  1. 洁癖灌木土方 转载了此文字
    变了又没变那一段说到本质上了,是我心目中的大宫
©洁癖灌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