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癖灌木

从不zqsg

【相二】夏日、城堡与少年

像一颗青色的柠檬,可以反复嚼的文

高野荔枝:

终于写了一直想写的少年时期的故事 十代的少年 整天吵吵嚷嚷 打打闹闹 在朝夕相处中萌生的朦胧而又暧昧的情感


不过可能是因为没有亲身体验 所以始终无法表达出那种汗湿湿的少年感


如果能让人看完后有一种“青春真好”的感觉就好了


配上两首bgm


《少年》


《是不是爱情》


——————————————————————




【夏日】


 


中学三年级的夏天,燥热的天气令人烦闷不已。


“马上就要升学了,你们要好好准备考试,一定要争取每个人都考上高中……”


叽叽喳喳的蝉鸣,和老师滔滔不绝的演讲一起,淹没在学生们喧嚣的吵闹声中。二宫和也百无聊赖地望向窗外。夏末多暴雨,窗缝里溜进了潮湿的空气。


“……个别同学现在的成绩也许不足以考上高中,不过你们不用太着急,还有整整一年的时间……”


还有一年吗。


二宫将课本竖起,悄悄在桌肚里翻着披头士的歌词本。他的成绩很好,不用担心考试问题。歌词本的最后一页,《Free As BIrd》的歌词赫然映入眼帘。


Free as a bird.As a bird on wings.


他看着校园围墙的另一侧,狭窄的小路上稀稀落落来往着几个买菜归来的主妇。偶尔他会觉得,他们都被困在了这个名为“东京”的巨大都市里。都说东京繁华,为什么他生在如此热闹的东京,还会感到无聊呢。


“啊!糟糕!”


教室后面发出的巨大声响让二宫吓了一跳。他赶忙回头,只见从一个人的抽屉里,掉出一摞厚厚的工口杂志。


“相叶!又是你在课堂上看【黄】书!你知不知道以你现在的成绩根本没有办法上高中!”


“对不起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相叶一边尴尬地嘟哝着,一边悻悻地将那堆杂志塞进抽屉里。看到他窘迫的模样,二宫突然想笑。可是他又将自己的笑意憋了回去,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刚刚其实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说到相叶雅纪,二宫脑子里浮现的第一个词语是“笨蛋”。


他成绩不好,长相看起来就笨笨的。不过意外地,他在班上却很有人气。可能因为他的性格天然又直率,大家都很喜欢他。当然,大家也很喜欢二宫——长相清秀学习又好的少年,自然是受欢迎的。但和相叶相比,他就和同学没那么亲近。修学旅行分组时,当大家发现只有二宫一个人落了单,都争着要他加入,可是一开始,却没有任何人问他要不要和自己一组。


但相叶,就是那种一开始就会被人拉着问要不要和自己一组的人。


下午放学后,二宫还有补习班的课要去上。但他走到校门口,却又折了回来。“因为歌词本丢在抽屉里了。”他为自己找了个理由。其实,他只是想消磨时间而已。


上学——放学——上补习班——回家。二宫的生活,就这样日复一日地重复着。他很想打破这种无聊的循环,但却无从下手。于是,他偶尔就会像今天这样漫无目的地闲转,然后捱到快迟到的时候,才匆匆跳上拥挤的电车。


二宫回到教室,没想到这个时间,教室里还有人。


“谁在那里?”


“啊!”


相叶雅纪一惊,条件反射地将桌子上的东西塞进抽屉里。原来是相叶啊。二宫不禁笑了起来。他准是又在看什么工口书,把自己当成巡查的老师了吧。


“已经放学了相叶同学,就算你现在看工口的东西也没关系哦。”


“啊不是……我没有在看……”


都说了没关系的,难道他是在害羞?二宫一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他走到相叶的书桌旁,伸手就去抢抽屉里的东西。


“没关系,大家都是男生,没什么可害羞的。”


“所以都说了我没有在看啦……”


争执中,抽屉里的东西掉了出来。二宫仔细一看,原来是早上老师布置的数学作业。


“什么啊,只是数学作业啊。”


“所以都说了我真的没在看工口书啊!”


相叶看起来有些气恼。他将作业拾起来,低头默默地继续写。二宫站在他身边吗,看着他因为算不出根号而焦急。他一直都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默默努力吗?那自己刚刚的行为,是不是太鲁莽了?带着抱歉的心情,二宫说道:“我来教你做吧。所有科目里我最拿手的就是数学。”


“诶?!真的吗?”


之前还满脸不高兴的相叶顿时兴奋了起来,看向二宫的眼神像一只期待着胡萝卜的兔子一样。


“嗯,真的。你坐过去,我来教你。”


二宫让相叶坐到旁边的位置上,自己则坐到他身边,开始信心满满地教他根号要怎么算。只是,他太高估自己的耐心——


“所以说,如果一个数字是另外两个相同数字相同的结果,那开出来的根号就是那个数字……”


“不对,这里不是这样。有的开不出整数的,就直接写成带根号的数字就好了……”


“都说了不能这么写,要写成这种形式。你刚刚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相叶雅纪你到底是怎么念到国中三年级的!”


在相叶第二十次算错同一道题之后,二宫终于抓狂地吼了起来。他实在想不通,中三的学生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看到二宫生气,相叶立刻低头认错:“对不起嘛,我真的有好好听你说的话,可是……”


相叶道歉地倒是颇为诚恳。二宫叹了口气,既然答应了要教,那就要教到底。他重新把作业本拿过来,在上面写起了公式。


“那我从头再跟你讲一遍,这个地方要这么算……”


终于把数学作业做完,天已经完全黑了。坐的时间太长,二宫浑身的骨头都僵硬了。他伸了个懒腰,突然瞥到自己的手表。上面显示着的时间是七点半,而补习班开始的时间,是七点。


“完了!补习!”


教相叶做作业教得太投入,完全把补习的事忘在脑后。二宫赶紧抓起包准备跑去车站,却被相叶抓住了胳膊。见他一脸不耐烦地回头,相叶的手又瑟瑟地缩了回去。


“怎么了?”


“那个……”


“你要说什么就快说啊,我还要赶去补习。”


“那个……二宫同学……你以后还能教我做数学作业吗?”


相叶怯生生地说出这句话,又觉得自己太得意忘形。毕竟只教了今天一天,自己就把二宫惹得很不高兴。于是他马上补了一句:“不答应也没关系的。今天二宫同学能教我做作业,我已经很感谢了……”


“我知道了。以后每天晚上放学后都留下来吧。”


“诶?”相叶正惊讶着,二宫又淡淡地开口:“现在可以放我去补习了吗。你抓得很痛诶。”


“啊对不起!”


相叶急忙松开手,得以挣脱的二宫头也不回地跑走了。他看着难得做完的数学作业,自言自语道:“二宫同学意外地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相叶雅纪其实并不笨,这一点,是在二宫和也替他补习之后才发现的。


“刚刚跟你说的题型你理解了吗,把这道题做给我看看。”


“嗯……大体上都是对的,但这里还有点问题……”


只是教了他一个月,相叶的数学成绩便突飞猛进,在月考中更是考出了史无前例的好成绩。老师甚至还怀疑,他是不是耍了什么小手段。数学第一次及格的相叶觉得很开心,他决定好好谢谢拯救他的“大功臣”。


“小和小和!今晚我们去吃拉面吧!我请客!”


“都说了不要随便叫我的名字。”二宫头也不抬地写着补习班的作业,快到模拟考了,补习班的作业也渐渐多了起来,“只是一次月考而已,你不要太得意忘形。”


相叶蹲在二宫的桌子旁,也不管他是不是在听,只是自顾自说着:


“当然不会。我能有这样的成绩全是二宫老师的功劳,所以今晚才要好好谢谢你嘛。学校后面新开了一家拉面店,怎么样,去不去?”


二宫被他缠得没办法。他看了看手中的作业,反正也没有做完,今晚的补习班,干脆翘课吧。


“我要吃最贵的拉面。还要加两份大份的叉烧。”


见二宫终于答应,相叶兴奋地差点跳起来:“没关系,就算加十份叉烧我也会请客的。”


其实,只是原本的叉烧,他就已经吃不下了——二宫苦恼地看着碗中堆得满满的叉烧,后悔一时意气真的让相叶加了十份。他慢条斯理地吃着叉烧,看着一碗拉面已经见底的相叶,不由感到惊讶:“这家伙,也太能吃了吧。”


很快,相叶的拉面就吃完了。看到他坐立不安的样子,二宫就知道他其实没有吃饱。但是刚刚,他已经把所有的钱用来给二宫加叉烧了。


“你是不是很饿?”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相叶急忙摆手,生怕被二宫看出来他没吃饱。殊不知,对方早就知道了。二宫端起面前的拉面,把叉烧一股脑地拨进相叶的碗里。


“诶?小和你不吃吗?”


“这家的叉烧不好吃,你帮我吃掉好了。”


二宫理所当然地说着,相叶却开心地对着二宫吃剩的叉烧大口扒拉了起来。“果然还是个笨蛋。”二宫摇摇头,在心里这么想。


吃完叉烧,相叶又邀请二宫去自己家里玩。他神秘兮兮地凑到二宫耳边,模仿着电影里的语气说道:“我家里有好东西哦。”


“……”


二宫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十五岁青春期少年旺盛的好奇心,让他对相叶所说的“好奇心”没有办法拒绝。就在他准备和相叶一起回家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啊,是我妈。”


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便传来了焦急的声音。


“和也,今天你没有去补习班吗?那边的老师给我打电话来了哦。”


“啊……今天学校里有点事情耽误了……”


二宫在脑海里拼命搜寻翘课的理由,其实,他很不擅长撒谎。


“最近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事吧?补习班的老师说你最近经常心不在焉哦。距离考试只有半年了,你也知道,我们都很希望你能去私立高中的……”


“我知道了。”


二宫不耐烦地挂断电话,相叶在一旁关切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问:“小和……没事吧?”


“没事。”二宫僵硬地转过头,说,“抱歉,今天不能去你家了。”


“诶,这样啊。”相叶脸上明显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不过没关系啦,下次还有机会。小和你去上课比较重要。”


看来这家伙听到了刚刚的电话啊。二宫匆匆和他道了个别,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虽然现在时间不早了,不过抄近道去补习班的话,也还来得及。


只是如果抄近道的话……


二宫和也目不斜视地走在新宿二丁目的街上,尽量不去看周围红红绿绿的欢歌霓虹。其实这里并不是什么繁华的场所,大多数来这里的人也都尽量低调不引人注目。但尽管如此,背着书包、身材瘦小的二宫还是引起了别人异样的目光。他加快脚步,心里想着可千万别让人以为他是那边的。


这条路终于快要走完了。二宫低下头,只是一个劲地朝着另一边冲。不想,却在转角处撞到了人。


“啊,对不……”


“对不起”三个字还没说完,二宫就愣住了。他撞到的,是一对正在接吻的情侣。


其实泡沫时代之后,情侣在大街上公然接吻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只是他撞到的,却是一对男人。


看二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其中一个男人倒是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抱歉啊,吓到你了。”


“不……没事……”


二宫略略点头,仓皇地逃走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两个男人拥吻的场景,即使以前也知道有这样的事,但亲眼见到,还是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震撼感。


比起看见两个男性在公共场合【亲】热,更令他恐慌的是,在他抬头的瞬间,竟然觉得那样的场景很自然。


“怎么回事……我明明不是那边的……”二宫调整了一下紊乱的呼吸,他没想到自己的心脏,居然也会这么激烈地跳动。一定只是突然看到男同志吓到了而已,一定是这样。二宫使劲摇摇头,想要将二人接吻的画面甩出脑海。


蝉鸣声渐微,燥热的夏天,终于要过去了。


 


【城堡】


 


狭窄的房间里,两个少年紧紧凑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里传来女人的高声呻【吟】,风扇的微风却扇不去少年们额头上渗出的汗水。


“哇!这也太猛了吧!”


“笨蛋,看就看,小声一点啦!”


“哇小和你看!还能这么来啊……真是太激烈了。”


“所以都让你小声一点!而且你这么快,也太逊了吧。”


“我这是正常反应好不好,倒是你到现在都没站起来,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喂我警告你不要乱说哦!我只是对熟女没兴趣而已。再说如果我站起来,可比你要大得多。”


“诶?那就站起来让我看看嘛。不过你真的好大啊,快让我摸一下——”


“笨蛋你脑子坏了啊,不要突然摸上来啊!”


少年的十五岁,总是打打闹闹的年纪。


二宫和也瘫在相叶雅纪的床上,看着那个笨蛋依旧精力充沛地向他展示家里的各种漫画。今天来相叶家,是为了上次没看成的“好东西”。这是二宫第一次完整地看完一部成人影片,虽然以前一直很想看,但真的看完,好像也没什么特别。


不过那个女人的【胸】部真大啊——


二宫这么想着,却见相叶突然扑了上来。之前被相叶袭击过股间的二宫此刻对他充满防备,他迅速退到床的角落,摆出一副誓死防卫的架势。


“你要干嘛!”


“那么紧张干嘛,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相叶饶有兴致地看向二宫捂住的股间,憋不住笑地说,“我发现你现在又有站起来一点诶。难道小和你是事后会不断回味的类型?”


“哈?”二宫刚想反驳他,却发现自己的确有了一些反应。为什么呢?是因为想到了女人的【胸】部吗。


“说起来小和你为什么不找一个女朋友?隔壁班的田中同学喜欢你吧?我看到她给你写情书了哦。她真得长得超——级可爱的,要不要和她交往看看?还是巨【乳】诶!”


“是啊,要不要交往看看呢。”


二宫自言自语着,脑海中浮现田中的脸。的确是个娇小的可爱女生,【胸】部的尺寸也很可观。可是交往之后要做什么呢?二宫试着想象了一下他和田中像学校里的其他情侣一样,每天上学、放学、吃饭都在一起的场景,想了很久,却无法想象出来。


“还是算了。感觉和女生交往也蛮无聊的。”


“哇小和!你不会……不喜欢女生吧?”


“再乱说小心我揍你哦!刚才我【射】得明明比你远。”


“可是你才【射】了几回就没力气了诶,难道以后你要让女生主动?”


“你还敢说!还不是因为你不服输拉着我比了那么多回。像你这样【射】那么多次也不会累的才是怪胎好不好!”


少年的十五岁,总是打打闹闹的年纪。他们并不知道,很快,他们就会忘记第一次看成人影片的时间,当他们跨过属于少年的年纪,许多东西,都会被尘封在脑海里不再想起。


 “好啦,小和,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嘛。”


“我今天请你吃拉面好不好?大份的,加上高级叉烧的。”


“我才不要吃拉面,请我吃那家超级贵的鳗鱼饭我就原谅你。”


“诶——小和你怎么可以这样!拉面的味道也和鳗鱼饭差不多啊!”


只是十五岁的他们,还是满脑子只有拉面、漫画和女人的【胸】部而已。


 


虽然二宫和也看起来是个标准的好学生,私下却经常做一些连相叶雅纪也会惊讶的事。


比如现在,他们明明没有迟到,却一定要从学校后门的围墙翻进去。


“喂,你快点啦!”


二宫坐在墙头,对着还在下面的相叶招手。


“这就来了。不过我们又没有迟到,为什么一定要翻墙啊。”


二宫挑挑眉,难得露出孩子气的神情:“因为好玩啊。”


放学后的补习仍在持续着,不过以前常常嫌弃相叶心不在焉的二宫,最近也开始提议两个人干脆溜到哪里玩。模拟考刚刚过去,这也意味着正式考试越来越近了。学校里到处充满着压抑的氛围,这种氛围压得成绩一如既往优秀的二宫也喘不过气来。他翘掉补习班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


“小和,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没关系啦,这里没人来啦。”


二宫带相叶来的,是山脚下的一处废弃工厂。生锈的钢铁高高地堆在地上,二宫敏捷地爬上去,抱着从学校社团“借”来的吉他弹了起来。


这把吉他因为弦断了,长期被音乐社丢在教室的角落。某天,二宫偶然发现了它,就自己买了琴弦将吉他修好,然后悄悄地“占为己有”。虽然这不是一把好吉他,但对二宫而言,却是心爱的宝物。


他知道一心希望他能考上私立高中的父母,是不会在这个重要的节点给他买吉他的。


“小和你还会弹琴!真的好厉害!”


相叶坐在铁堆旁边,像个饭一样用惊奇的眼神仰望着二宫。以前他只觉得二宫成绩很好,现在看到二宫连吉他都会弹,只能又一次感慨他的朋友果然是个很厉害的人。


“你干嘛还在下面,上来啊。”


“哦,好。”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座工厂,因此没办法像二宫那么熟练地爬上去。就在他寻找爬上铁堆的方法时,二宫向他伸出了手。


“抓着我上来啦。”


几乎没有犹豫,相叶紧紧抓住了那只纤细却有力的手。他是个很容易出汗的人,二宫能感受到他掌心微微渗出的汗珠。他望着即使天气渐凉还是只穿着T恤和牛仔裤的相叶,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相叶爬上来,胸口的T恤已被汗湿。他不断用手扇着风,不停说着“好热啊”。


“这里原来是工厂,温度自然要比外面高一点。”二宫看他热得厉害,便也用手帮他扇,突然间,手却被人抓在手里。


“喂!你干嘛啦!”


二宫的手被相叶紧紧包在掌心,炽热的温度,通过指尖一点点传到了他的心脏。他疑惑地看着相叶,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只是觉得,“这家伙体温真高啊。”


“小和你啊……”相叶的表情充满严肃,他细细打量着二宫的手,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宝物,“你的手真的很小诶!手指这么短,握在一起像汉堡一样!”


“相叶雅纪!”


二宫佯装生气地不理他,相叶又恢复了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笑嘻嘻地求他原谅。


到底是什么呢。


被相叶握住手的一瞬间,仿佛电流一样,袭满全身的感觉。


二宫表面上和相叶像往常一样吵闹,内心却分神地想着刚才的事情。无论如何思考也得不出答案,于是他干脆决定放弃。只是最近和相叶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而已,所以才会有那种奇怪的感觉。电影里不是常说,两个人长时间待在一起,就会生出和别人不同的情感。只是因为天天混在一起才会在某些片刻产生微妙的感觉,一定是这样。他看着相叶兴致勃勃地描述今天在路上看到的可爱女孩,突然开口:“雅纪你觉得,我是不是该找一个女朋友了?”


“诶?”


相叶明显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他愣了一会儿,像是大脑空白一样维持着张着嘴的表情。二宫拍了一下他的头,说:“问你话呢,发什么呆啊。”


“啊,我觉得很好啊,”相叶明显还没缓过神来,“就上次跟你说的那个,那个谁来着,隔壁班那个【胸】部很大的,我觉得你们可以交往看看啊。”


“你说田中?和她交往好像的确不错。”


二宫望着工厂门外一望无际的荒原,眼角余光却瞥着情绪低落的相叶雅纪。


什么嘛,当时说让自己找个女朋友的人不是他吗,为什么现在自己真的打算交女朋友了,他又表现出一副不爽的样子。二宫笑了笑,突然揽住相叶的肩。


“放心吧爱拔酱,就算我有了女朋友也会继续教你数学的。你可要好好感谢本大人哦。”


“是是是,下次一定请二宫大人吃最贵的鳗鱼饭。”


得到了二宫的“承诺”,相叶像是舒了一口气,又重新展露了笑颜。但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二宫觉得,他的眼里似乎仍带着某种失落。


“对了,”相叶突然说,“以后这个地方,就作为我们的秘密基地吧。”


“什么叫‘我们’啊,这里明明是我的秘密基地。警告你,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来。”


“那我现在向二宫大人申请,以后能允许我来你的秘密基地吗?”


“以后每天请我喝一罐汽水,我就考虑一下。”


二宫抱着的吉他,指板压在了相叶的腿上。工厂的不远处像是在进行某种作业,嗡嗡嗡的响声,不时环绕在少年们的身边。相叶随手拨着老旧的琴弦,微笑应允了二宫开出的条件。


“好啊。以后每天都请你喝一罐汽水。”


 


废弃工厂成了少年们的城堡。


备考的日子仿佛过得格外得快。转眼间便已入冬了。才刚到十二月,街上已经处处张灯结彩,充满了圣诞的节日气息。


“也太夸张了吧,我们明明是日本人,却一定要庆祝耶稣的生日。”


面对二宫的吐槽,相叶倒是显得无所谓:“管他什么节,既然是过节当然要热热闹闹的。说起来你平安夜要怎么过,和田中一起过吗?”


二宫和隔壁班暗恋他的田中开始交往,已经过了一个月。在别人看来,他们是一对交往顺利、感情甚笃的情侣。


“嗯,应该是和她一起过吧。你呢,你要怎么过?”


“应该就是在家里和老爸老妈还有弟弟一起过吧。我又不像你,有那么可爱的女朋友。”


相叶又趁机揶揄了二宫一番,惹得二宫连连瞪他。两个人一路吵吵嚷嚷地走到车站,电车刚好从他们面前开走。


“啊!都怪你!害我没赶上电车!”


相叶指着二宫,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明明是你自己拖拖拉拉的才会没赶上!”


二宫打掉相叶的手,不满地白了他一眼。他看了看对面的月台,顿了顿,说:“那……我先走了。”


“嗯。一路小心。”


和直接回家的相叶不同,二宫放学后还要去补习班。明明他们的家在同一个方向,每次,却只能坐上相反的电车。直到最终,相叶还是没能对二宫说出,十二月二十四号其实是他的生日。


平安夜的新宿,处处弥漫着浓厚的节日气息。就连全年无休的补习班,也在这天晚上放了个假。


“二宫君,那个……谢谢……”


“啊,谢什么?”


面对女朋友的道谢,二宫显得有点茫然。


“就是……谢谢你陪我过圣诞节……”


“那个啊,没关系。”


不知为什么,二宫最近,总是越来越常想起相叶雅纪的脸。


明明已经有了女朋友,和相叶待在一起的时间也少了很多,为什么还是会频繁地想起他呢?就连现在,即使和女友一起过圣诞,二宫也总想着相叶的事情。那天在车站分别时,他总觉得相叶像是有什么话没说。


他又一次忆起第一次带相叶到废弃工厂时,被相叶握住手的感觉。


尽管二宫不想承认,但他的确是为了逃避那种微妙的感觉才会接受了女友的告白。可这个月来,在见不到相叶的时候,那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而被二宫刻意遗忘在脑后的、在二丁目看见的两个男人拥吻的情景,也越来越频繁地挤进大脑里。有好几次他都会做同一个梦里,在梦里,他看着两个男人抱在一起,抬头的瞬间,却发现那竟是自己和相叶。每次梦到这里,他都会从梦里惊醒。


这太奇怪了,太奇怪了。这绝对不是正常的事情。相叶是他的挚友,而他竟然在梦中……和挚友亲【热】。二宫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他觉得在梦中擅自把相叶变成那个样子,是对挚友的一种背叛。


“二宫君?二宫君?”


女友的声音将二宫从混乱的思绪里拉出来,他换上温柔的微笑,问:“怎么了?”


“二宫君,我到家了哦。”


“啊,这样。”


不知不觉,二宫已经陪女友走到了家。他挥了挥手,说:“那,再见。”


“二宫君……”田中站在家门口欲言又止。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嗯,没什么事了。”田中摇摇头,虽然她很想邀请二宫到家里坐坐,但她也能看出来二宫此刻的心不在焉。


和女友分手后,二宫却没有直接回家。他坐上一辆与家的方向相反的电车,朝着工厂出发。


不知为何,现在的他,特别想在工厂里静静地坐一会儿。那是属于他的城堡,只有在那里,他才会感到安心。


但他没想到,当他到工厂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人在了。


“相叶雅纪?你怎么在这里?”


“这话该我问你吧?”相叶坐在铁堆上回头看他,看到他来,相叶显得有点慌张,“你不是在陪田中过圣诞吗?”


“刚把她送回家。”


二宫说着,也爬上了铁堆。


“哇,她居然没有邀请你回家?我还以为你们今天能上本垒。”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看到女孩子都想着那种事吗。”


“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人啊。”


相叶今天竟然一反常态地没有反驳他,二宫隐隐觉得,今天的相叶有点不正常。


“不过我们真是没情趣啊,两个男生居然在平安夜约会。”相叶摇着腿又说。


“谁和你约会。”二宫嫌弃地啧了一声,推了相叶一下。


“啊对了,我有个东西要送给你。”


相叶说着跳下铁堆,跑到工厂的角落里拿出了什么。


“这个送你。”


出现在二宫眼前的,是一把崭新的吉他。


“诶?这个是?”


“都说了送给你的啊。你现在用的是音乐社废弃的吉他吧。”


“相叶……”


二宫一时语塞,这把吉他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你哪儿来的钱买这个?”


“打工赚的啦。这种感动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问这么破坏氛围的话啊。”


“拜托,万一你为了送了礼物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可是要受牵连的。”


嘴上这么说,二宫还是小心翼翼地从相叶手里接过吉他。新吉他的手感很好,他一拿到手,就忍不住弹了起来。


“看吧,音质果然比以前那把好很多。”


“真的诶!谢谢你,相叶。”


二宫难得诚恳地向相叶道谢。他能感受到相叶的礼物里,包含了沉重的心意。


“其实啊,今天是我的生日哦。”


“诶?!”


相叶的话让二宫感到惊讶,惊讶之后,又是一阵内疚。


亏他还自诩和相叶是挚友,竟然连对方的生日都不知道。


“抱歉。今天本来应该我送你礼物,可是我什么都没准备,还收了你这么贵重的……”


“没关系啦。今天听小和弹了很多首曲子,这已经是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虽然相叶说没事,但真的不送点什么,二宫的心里还是过意不去。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在外套内侧的口袋里翻找起来。


“给你这个。”


“啊小和你竟然抽烟啊——”


“嘘!”二宫赶紧冲相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就这么想被人知道吗。”


“没有啦,”相叶故意捏着嗓子说话,“小和你太酷了。你从哪里搞到的啊?”


“从我爸包里拿的啦。”


二宫一脸洋洋得意。他将烟递给相叶一根,自己也抽出一根含在嘴里。


“不愧是小和,连生日礼物都这么酷。”


二宫点完烟,将手中的打火机递给相叶。然而相叶点了很多次,却依然没点着。


“连烟都不会点,你真是笨蛋诶。”


“我又没抽我,这才不怪我。”


二宫夺过相叶手中的打火机,靠近相叶坐了一点,他扳过相叶的头说:“你等一下一直吸气就好了。”


在相叶疑惑的眼神中,二宫含着烟凑了上去。两只烟靠在一起,微小的火星渐渐从一根蔓延到了另一根,香烟的气味弥漫在空气里,有什么东西也像这火星一样,隐隐约约地燃烧着。


相叶将好不容易点燃的烟捻开,同时也捻下了二宫的烟。两只烟,十六厘米,近得能闻到对方鼻息的距离。


燃烧的烟草发出轻微的滋啦滋啦的声音,相叶将烟钦灭,整个世界,顿时安静得只有他们两人。


在新宿二丁目看见的两个男人的身影,终于彻底和他和相叶重叠在了一起——


很多年后,二宫和也想起那天的事,仍然很难忆起当时的感觉。那种明明心跳剧烈、却又紧张得仿佛窒息的感觉,是二宫在之后的人生中再未体验过的美好情感。


如果那时,他任由相叶雅纪吻下去的话——


“太晚了,该回去了哦。”


二宫突然撇过头,留下相叶一个人尴尬地停在他脸旁。


“嗯,该回去了。”


相叶笑着低下头,神游一般地从铁堆上下来。他站在阴影里对着二宫挥手,明明只是普通的告别,二宫却觉得那双胳臂里,有一种断绝一切的失望。


“明天见小和,谢谢你的生日礼物。”


“嗯,也谢谢你的吉他。明天见。”


只是今晚的错觉而已吧。明天再见到相叶,一切一定又会恢复正常的。那时的二宫,只是乐观地这么想。


 


回到家已经过了十二点。二宫妈妈一开门,就责备他回来得太晚。


“就算今天是平安夜,也不能和同学在外面玩到这么晚。马上就要考试了,你还记不记得你是一个备考生?”


“对不起,很久没和同学一起玩了,一不小心就玩久了一点。”


二宫侧过身子,不想让妈妈闻见身上的烟味。工厂里的通风很差,如果被人发现外套上沾染的味道,一定又是一场风波。


“听学校的老师说,你最近的行为有点反常诶。因为你的成绩一直很好所以老师也不会太说你,但你可千万不能得意忘形。隔壁的山崎啊就是因为在学校惹事所以被退学了。”


“诶?”听到这个消息,二宫有点惊讶,山崎一直成绩很好,性格也很安静,怎么会因为惹事被学校退学呢。


“他惹了什么事?”


“这你别管。反正啊,你千万不能在学校做什么出格的事,还有半年就要考试了,你一定要考上私立高中。”


妈妈的避而不答,反而令二宫更感疑惑,但他无可奈何,只好乖乖去睡觉。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却发现父母房间的灯还没有关。


“当时你还说要送和也去男校,说男校安全,你看看山崎,在男校还不是出了那种事情。”


“我觉得这个孩子平时看起来挺老实的,真看不出来会和男同学在教室里亲【热】。不过就算和也现在上的是男女同校的中学,他要上的私立高中也是男校吧?”


“……我们家和也很乖的,他才不会做那种恶心的事情。”


二宫愣在原地,一瞬间没反应过来刚刚听到了什么。


所以隔壁的山崎,是因为和同性在教室里亲【热】,才会被退学的吗……


二宫的眼前又出现了那两个在二丁目拥吻的男人,只是这一次,他们在拥抱之后,却松开了对方的手,背对背,走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恶心的事情吗……”


门突然开了,二宫妈妈出现在门后,皱着眉看着他:“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干嘛。”


“啊,我起来上厕所。”


二宫赶紧逃到厕所关上门。他坐在地上,拼命捂住嘴,抑制着自己想要大叫的冲动。


为什么,这一刻,他会感到如此悲伤呢。


 


【少年】


 


开春之后,相叶雅纪也交到了女朋友。他的女朋友就是他和二宫的同班同学,一个长相不起眼,性格却很温柔的女孩子。


看到她给打完篮球的相叶递水,一副其乐融融的光景,二宫却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第三学期,他和隔壁班的田中分手了。


“对不起,我果然还是没法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


“那……二宫君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听到这个问题,二宫愣了一秒,随后淡淡地回答:“没有。”


距离毕业只有两个月了。


生活又恢复了去年入夏时的无聊情景。自从有了女朋友后,相叶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和女友的相处上。二宫和他,除了见面打招呼外,几乎再无交集。直到现在二宫才发现,他和相叶天天混在一起无所事事的时光,却是最开心的。


只是偶尔,他会觉得那段日子很像一场梦。


除了每天放学之后,就连周末,二宫也要去补习班。生活中除了考试,好像没有其他的事。尽管他的成绩已经足够好,却还是像机器人一样不停地看书。而相叶,虽然仍是天天嘻嘻哈哈的样子,但最少不会上不了高中。这一切,还得归功于二宫对他的补习。


终于到考试,只有一周的时间了。


那天二宫走到校门口,发现补习班的作业落在了班上,只好回去取。今天是补习班的最后一节课,二宫虽然讨厌上课,但做事向来有始有终。所以最后一节课,他还是要去上的。回到教室,只剩相叶雅纪一个人还在。他趴在桌上睡觉,胳膊底下垫着一本英语书。


看来他还是一样,喜欢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努力。


相叶的桌子靠窗,被风吹起的窗帘轻轻拂过他的脸,睡梦中的相叶不觉皱了皱眉。春日的阳光总是暖融融的,长长的睫毛搭在下眼睑上,被阳光照成了金色。二宫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凝视着他熟睡的脸庞。


真是,这么大的人了,睡觉还会流口水。


二宫把相叶的嘴角擦干净,相叶像是条件反射似的,胡乱抓住了他的手。


许久没有感受到相叶手掌的温度,二宫突然弯下腰来,在相叶微张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随后抽出自己的手,抱着厚厚一摞作业跑出了教室。


“那……二宫君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骗人。”


“诶?”


“二宫君你自己都不知道吧,你说谎的技术真的很差呢。”


脸上不知何时有泪滑下,他抹掉脸上温热的泪水,强行欢笑着喃喃:“讨厌啊,明明是晴天,怎么会下雨呢。”


 


毕业了。


在没毕业之前,总觉得毕业好像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可是当真正到了毕业典礼的时候,一切又变得那么平常。一群人像朝会一样聚集在大礼堂里,除了程式化的从校长手里接过证书,有说有笑的同学们,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


二宫和也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上台致辞。


他握着卷起来的毕业证书,毫无感情地背诵事先准备好的讲稿。茫茫人群中,他一眼看到了正在和女友打闹的相叶。听说,他会回到老家千叶念高中。


而二宫,已经拿到了东京最好的私立高中的录取通知。


他背着书包,望着眼前的校门。走出这扇校门,他便再也不用来这里。而走出这扇校门,他和相叶之间——


“小和!”


听到背后有人喊他,二宫回头。相叶正站在他身后,拿着毕业证对他挥手。二宫愣怔着看着他,只见相叶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你走太快了啦。我还想说跟你说几句话,幸好赶上了。”


“和我……说几句话……?”


“呃……”相叶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话……就是……你考上了那所有名的私立高中对吧?恭喜你。”


“嗯。”


“然后……一路保证……”


“好。”


二宫转身欲走,却又被相叶抓住了手腕。


“怎么了?”


“那个……你……”相叶犹豫着,最终还是小声问道,“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以后不要再这么用力地抓人了,很痛。”


“啊对不起。”相叶急忙松开手,却又觉得自己或许不该放开。他的手僵在空中,不知作何动作。二宫将他的手推回去,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春日,终究是属于离别的季节。再美好的少年,总有一天也会变成讨厌的大人。


“再见,相叶雅纪。”


再见,十五岁的少年。


 


【速报新闻】


在即将迈入2000年的千禧之际,东京政府决定对城市规划进行一个新的变更,包括二十三区和千叶、埼玉等都圈外围地区,将对昭和时代遗留下来的废弃工厂进行全面拆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83)
  1. 洁癖灌木荔枝与充 转载了此文字
    像一颗青色的柠檬,可以反复嚼的文
©洁癖灌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