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癖灌木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我有的时候深夜里想很多事情,想到心慌慌,可是然后我想到二宫和也,想到我喜欢着二宫和也的心情,又觉得好像可以继续下去。某种程度上,谢谢二宫和也救了我。”
《niji》下面的评论,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觉得还没什么,甚至可以说有点矫情了。
直到今天,今时今日,才终于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真的觉得,就算只有一个人,靠着二宫和也也能过下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洁癖灌木 | Powered by LOFTER